首页>>国际

《维吾尔族假新闻的终结》作者:美国资助多个组织炮制涉华谣言!

2022-07-03 22:04:44 | 来源:余姚新闻网
小字号

福州晋安区卫生职业技术学院约怎么联系出来服务的┿(q)〖844.055.35〗需,大-保-健,上-门,养-生,品-茶,服-务,加-经-纪-人-挑-选-美-女-后-安-排TPGVBVUSE周琦赛后微博发文:在线等冠军戒指能求婚吗?

  《维吾尔族假新闻的终结》作者:美国资助多个组织炮制涉华谣言!

  【环球时报报道 记者 刘欣】曾经写出《维吾尔族假新闻的终结》等书籍的法国作家马克西姆·维瓦斯,近期出版新书《法国反华势力的谵语》(谵zhān语:胡话——编者注)。在这本新书中,维瓦斯曝光了美国中情局(CIA)控制和资助的所谓“智库”与“非政府组织”炮制涉华假新闻。这位法国作家日前接受《环球时报》记者专访时,讲述了自己撰写相关书籍时的想法,以及遭到的攻击和威胁。

  因为写书而遭遇各种威胁

  环球时报:您最近在法国出版了新书《法国反华势力的谵语》,能讲讲出版这本书的背景吗?

  维瓦斯:2021年7月,德尔嘉出版社出版了一本我与朋友让-皮埃尔·帕奇一起编辑的《开眼看中国》,这是来自五大洲17位著名知识分子共同完成的作品,书中的观点就是:中国并不孤单。(西方)媒体上出现的(涉华)谎言相当多,这本书令世界各地涌现出谴责这一现象的朋友。

  但是,不久之后,对中国有很大敌意的法国军事学校战略研究所(IRSEM)发布一份针对中国的654页报告,标题为《中国影响力的行动,一个马基雅维利时刻》。许多 IRSEM“研究人员”为写这份报告工作了两年。然而,他们的“研究”经不起推敲,除了许多错误甚至谎言之外,报告的字里行间还出现严重矛盾。

  更令人惊奇的是,我在IRSEM的“研究人员”中发现美国陆军高级军官乔丹·贝克尔中校的名字。他也是美国国防部和北约军事委员会的政策顾问,北约军事委员会主席的演讲撰稿人和助理。此外,IRSEM报告的另一名作者直到2019年都在北约工作。

  鉴于以上种种,我和帕奇以及编辑艾默里克·蒙维尔决定写一本书来回应这份报告,我们把它命名为《法国反华势力的谵语》。

  环球时报:您在书中表示,IRSEM去年的一份报告提到您54次,对您进行无端攻击。您一次次揭穿西方针对您本人以及中国的各种谎言。这些年,您遭受到哪些压力?

  维瓦斯:在IRSEM发布的法语版报告中,我的名字被提及54次;在英文版报告中,我被提及61次。报告还展示了8张我的照片。这似乎是一种“想死还是活”的威胁。在当下这个并不缺乏激进暴力的时代,这种行为是危险的。

  这些IRSEM的“研究者”对我自上世纪60年代以来的活动进行详细调查,然而,他们的发现在法国读者眼中微不足道,比如我曾是工会活动家、文学代表、图卢兹电台文化节目主持人、一个名叫“伟大之夜”网站的管理员等。这些并没有违反法律或使我成为“极端分子”,但是这份同时用英语和法语发布的报告,对于北约和五角大楼的读者来说,就是一种证明。通过我,他们证明了“恶魔般的”中国在法国得到了“恶魔般的”支持。

  对于美国人来说,我在IRSEM报告中的形象不是(支持)和平、守法的,而是“敌人”。这份报告是为了效忠美国军队。自写作以来,我遭受到许多攻击和威胁,有人身威胁、诉讼威胁,还有诽谤。我最小的儿子曾被临时逮捕。这些阴谋都是对我施加压力的手段。

  警惕“麦卡锡主义”煽动政治猎巫

  环球时报:如您所说,西方总有一些政客和政治势力对中国进行各种攻击,如美国前国务卿蓬佩奥、澳大利亚战略政策研究所(ASPI)等智库。您对这些个人和机构的反华本质怎么看?

  维瓦斯:蓬佩奥2019年4月在得州农工大学谈到他担任CIA局长的经历:“我们撒谎、我们欺骗、我们偷窃。”蓬佩奥的演讲被拍摄记录下来。他们(蓬佩奥及听众)一起为一些谎言欢欣鼓舞,而这些谎言已对那些生活在美国“敌国”的人产生了永久影响。

  ASPI是我在《维吾尔族假新闻的终结》一书中揭批的一个智囊团。ASPI得到澳政府的补贴,并与美国国防以及情报机构有联系。它是几乎所有美国行动的“热情支持者”,对中国怀有很深的敌意,已成为主要反华组织之一。

  环球时报:您在书中提到,西方一些政客、媒体等在搞“麦卡锡主义”,相关舆论也受到“马基雅维利主义”的影响。他们的这些做法,是否被法国年轻人所接受?

  维瓦斯:IRSEM 报告数十次提及我的名字并展示我的照片,这难道不是美国前参议员麦卡锡过去的做法吗?这难道不是煽动(政治)猎巫吗?

  信息是单向的,法国媒体也在配合美国宣传,因此法国年轻人免不了受到影响。即使如此,记者并没有受到大众的欢迎。即使不知道那些被刻意隐藏的信息,法国年轻人也对记者保持警惕。

  越来越多的年轻人不看电视,不买报纸,他们通过智能手机获取社交网络上的信息。他们这一代比我这一代更了解世界,而我们这一代中,有很多人的无知让我感到震惊,尤其听到他们重复在主流媒体上读到或听到的内容时。

  我们看到一个矛盾的现象:不少法国人对中国持负面看法,因为媒体关于中国的很多(信息)都是负面的,而且没有与之相反的信息。与此同时,法国人也会说记者是骗子。我们甚至看到了“敌对”行为,这意味着越来越多亿万富翁所拥有的新闻频道记者,可能需要在采访的时候带一两个保镖。

  证实美国中情局操纵了那些组织

  环球时报:您曾在《维吾尔族假新闻的终结》一书中,从专业视角揭露美国国家民主基金会(NED)、“世界维吾尔代表大会”(“世维会”)和“人权观察”组织如何炮制并传播诸如“种族灭绝”“关押百万维吾尔人”等涉疆谣言。最近乌克兰危机升级后,很多人也提到在苏联解体、乌克兰“橙色革命”等美国煽动和策划的“颜色革命”背后,均可见NED的身影。对NED这种资助他国分裂势力、破坏目标国稳定的组织,各国该如何防范和应对呢?

  维瓦斯:在《法国反华势力的谵语》以及其他书中,我证实了NED、“世维会”和“人权观察”是被美国CIA操控的组织。我这么说不是因为我相信,而是我知道这是事实。这个被操纵名单上还应该加上“无国界记者”组织,它在2008年北京奥运会时对中国造成了相当大的伤害。

  当我写《“无国界记者”组织隐秘的一面:从中情局到五角大楼的鹰派》这本书时,这个组织及其秘书长罗伯特·梅纳德在法国是“不可触碰的”,我接触过的所有法国出版商都拒绝出版这本书。一些人是出于谨慎考虑,因为“无国界记者”是一个富有且强大的组织。它在巴黎拥有豪华场地,其年预算超过378万欧元。最后,我不得不在比利时出版这本书。

  为了写这本关于“无国界记者”的书,我进行了调查。我了解到NED的资金由美国国会投票决定,作为提供给美国国际开发署资金的一部分。NED不是非政府组织,曾资助了2002年发生的推翻委内瑞拉民选总统查韦斯的未遂政变。2005年,美国前CIA特工菲利普·阿吉在接受加拿大记者采访时透露,NED 是CIA用来干预各国内政的众多前沿组织之一。NED的第一任主席卡尔·格什曼1986年承认:“如果全世界的民主团体都被视为得到CIA的资助,那将是可怕的……正因为我们无法继续这样做,才创建NED。”负责制定 NED章程的艾伦·温斯坦在1991年表示:“我们现在所做的很多事情,都是25年前由CIA秘密完成的。”

  CIA很多人都曾在NED董事会或其他管理机构任职。NED网站上提供了3份关于其对华行动的文件,涉及香港、西藏和新疆。

  “世维会”成立于2004年,总部位于德国慕尼黑,它将自己定位为一个“捍卫人权的人道主义组织”,但其实这个组织的主要目标是把新疆从中国分离出去,它的几个负责人都居住在美国。“世维会”的一些负责人还在CIA资助的自由亚洲电台和自由欧洲电台/自由电台担任高级职务。自成立以来,“世维会”就得到了NED的“慷慨”资助。2016 年至 2019 年,NED为“新疆项目”支付的总金额为264万美元,其中为“世维会”提供127万美元,而这些钱被指定用于至少可以说是干涉主权国家内政的行动。

  环球时报:近期,乌克兰危机备受关注。许多人提到美国在乌克兰等国煽动“颜色革命”,而NED是这些事件的幕后黑手。面对NED煽动别国骚乱的活动,各国应如何应对?

  维瓦斯:在我看来,可以模仿古巴,它不容忍此类“非政府组织”在其领土上活动。

  当苏联解体时,西方表示北约不会向俄罗斯边境推进(扩张),然而北约一直都在这样做。如果进一步分析,我们很快就会发现,美国的目标不是让乌克兰赢——这是不可能的,而是削弱俄罗斯以孤立美国真正的潜在目标,即中国。

  在新疆,一件事“永远刻在我的记忆中”

  环球时报:您分别在2016年和2018年两次赴新疆考察,最近对新疆还有哪些关注?

  维瓦斯:在新疆,有一件事永远刻在我的记忆中。在参观一座体育中心时,我们走过一个走廊,我被从半掩着门的房间里传出的音乐所吸引。出于好奇,我推开了门,然后看到一位年轻舞者正穿着紧身衣,站在练舞器材前,在音乐声中把一条腿伸到头顶,丝毫没有注意到我这个刚刚闯入的陌生人。我对自己说,如果当地政府被宗教极端分子控制,如果(中国)与“三股势力”的斗争失败,那么年轻的维吾尔人,他们的母亲和女儿可能会被要求永远远离音乐和舞蹈。

  2016年,我与来自20个国家的40名记者访问了新疆;2018年,我和搭档又访问了新疆。我们乘公共汽车、飞机等环游这个地区,一起写了《燕子归来》。在这本书中,我们着重强调了该地区非凡的活力及其发展速度。

  环球时报:您怎么看中国这些年的发展?

  维瓦斯:70年前,中国是世界上最贫穷的国家之一,而现在正取得惊人的进步,但要实现其目标还面临一些挑战。中国仍在继续前进,这将使全体人民受益。

  法国前总理拉法兰说:“我们必须与中国进行贸易。”(我认为)我们必须在不改变中国政治、经济等制度的前提下做到这一点,而不是试图把我们自己的模式强加给中国。

  美国发动了一场全球宣传攻势,试图阻止中国发展。他们非常担心共建“一带一路”倡议的影响,而欧盟一如既往地站在美国一边,这是荒谬的。美国正在衰落。看看他们如何通过“赫尔姆斯-伯顿法”来决定谁可以与谁进行贸易,而那些不服从(美国)命令的国家将被惩罚。法国公司和银行受到制裁并为此付出代价,但是这种情况不会持续太久。 【编辑:朱延静】


  
(责编:admin)

分享让更多人看到